曦芝不吃芝麻

这里是曦芝! ! !
沉迷复健的文手一只
有吐嘈自己的习惯请别介意(#
记性差 脏话多 还很CP过激
太中 泉雷欧 安雷 瑞嘉
不逆不拆ywy

《太阳雨》01

复健文手在线丢人( • ̀ω•́ )(呃

学趴安雷
少量柠凯要素有

渴望评论! !
批评喜欢或是建议通通都可以! !

_

雷狮不是一个特别会出汗的人。
但这种天气——这种,热的仿佛灵魂都要为之灼烧殆尽的鬼天气,在他的额上留下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他被热的受不了,跑去找班上几个女孩问了问,终于要到了一条发圈。

海盗松开长年系着的头巾,一边撩起颈间的碎发边想。

该找个时间把头发剪短点了。


安迷修发现自己难以移开视线。

不久之前,他和雷狮在天台上打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架。

那天傍晚放学后,安迷修奉命去巡视学校里一些比较疏于管理的角落,正巧看到雷狮在顶楼喝啤酒。
压扁的和完好的铝罐堆散在身周,渐渐暗下来的天幕在他身后延伸,而雷狮就坐在那逐渐挂上繁星的暮色中,深色的发丝几乎要溶进苍穹。
安迷修站在入口,对着坐在废弃课桌椅上的雷狮喊了几声。
见对方没有回应,便走近一些。

「雷狮,我喊你别喝酒呢,你没听见吗?」
凹凸中学的校地也不小,像这样爬上趴下的巡视,饶是安迷修也感到有些疲惫。
也因此他的语气说不上和善,这让原本心情就不是很好的雷狮感到更加不爽,他偏头睨了安迷修一眼,将手里喝到一半的啤酒往地上一砸,从桌上跳下。

「我说会长大人,你会不会管的有点多?我在这喝酒,也没下去闹事、发酒疯,而且我也满18了,你到底是那儿不满意?」
语毕,他伸手不轻不重的推了安迷修一下,似乎是要叫他让路给自己过,可安迷修被这样一推,反而也不爽了起来。

「你是没下去惹事没错,但你还是触犯了校规。
学生手册上有明文规定,校内不能携带酒精饮料。
你这是罔视校规,身为学生会长,我有这个权力处决你。 」
安迷修说的义正严词,但雷狮听的是非常不耐烦,也许是酒有点上头了,他竟直接一拳朝安迷修那张迷倒无数学妹的脸揍下去。

安迷修这拳挨的很结实。
他跟本没料到雷狮反应会这么大。

疲劳加上莫名被打的怒意,当下他也回敬了对方一拳,重重地落在雷狮的肚子上。

年轻人总是禁不起激,即使表面上老成,安迷修骨子里还是一个18岁的大男孩。
他会愤慨,会对未来迷茫

当然也会为了某个人坠入情网。

他们就这么扭打成一团。
打着打着,安迷修被地上的空啤酒罐绊了一下,两人双唇因为他一个重心不稳嗑在了一起。
这甚至称不上是一个吻,更说不上浪漫,双方都感受到口中逐渐蔓延开来的血腥味。

至今活了18年,从未与任何人有过唇齿上亲密接触的学生会长觉得尴尬极了,他捂着刚刚和雷狮”深入接触”过的双唇连连后退。
原以为会看见恶党满不在乎的脸,甚至是听见一句带着挑衅意味的揶揄。

但他却撞进了一双慌乱的紫色眼睛里。

尽管只有短短的一瞬,安迷修还是捕捉到了那微不可察的变化。
他清清楚楚的看见雷狮的耳尖开始泛红,然后那抹羞色又在夏夜微凉的晚风中褪去。
他也看见了那对清澈双眼中闪过的惊愕和羞愤——或许是羞赧?
安迷修不知道,也不敢确定,他只能怔怔地带着一对同样泛着红的耳朵看着雷狮,等待这个向来随性的海盗开口,吐出一些符合他平时作风的话。

但他没有,雷狮一反平常,他愣了一会儿后,抬眼看向愣在不远处的安迷修,勾起了一抹笑。
带着一丝嘲讽,不知是对安迷修,还是自嘲的成分更多一些。
戴着白头巾的他撑起身子,拍了拍衬衫上沾到的灰,瞥了安迷修一眼,从鼻腔深处轻轻地哼了声后,转身往天台的出口走去,留给安迷修一个看似潇洒的背影。

过长的浏海挡住了那双晦暗不明的紫眸。
谁也没看见里头翻涌的浪涛。

自那之后,安迷修上课变得很常走神。
国文课时,他发现自己盯着雷狮转笔的手指,他们修长、白皙、又充满力量,骨节分明、却又不显得太过骨感,像是雕刻名家的得意之作。

数学课时,安迷修察觉自己的目光定在雷狮被碎发盖住的脖子上,风扇一吹,发丝扬起,露出底下那白净的皮肤,上头挂着一些细密的汗珠。
他知道雷狮不容易出汗,上次正因为他这体质,热气无法从体内散出去,中暑倒在学校的中庭。

那天是安迷修把他背到保健中心去的。

他甚至可以回忆起雷狮的头发拂过他后颈时带来的搔痒感,和他们肌肤相贴时从雷狮身上传来的温度。

这太奇怪了。
安迷修想。

他们之间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是众人眼中的好学生,后辈的模范,校园秩序的维护者。
而雷狮,他是不良们心中的传说,专门破坏校规的恶党。

他们就像是阳光与雷云,是对立的存在,是难以共存的两人。

下课铃响起,安迷修蓦然回神,这才发现雷狮绑着一搓胡乱翘起的小马尾狐疑的对上他的视线。

「怎么,我绑头发碍着你啦?」
雷狮哼哼两声,这似乎是他的习惯,遇到让不太愉快的事情时他总爱这么做。

「不,我只是想…夏天到了,你如果觉得热应该去剪个头发,这样跟小姐们借发圈会造成她们的困扰。」
安迷修一本正经的扯着胡话——根本就不是造成小姐的困扰,是造成他的困扰好吗。
看着雷狮发尾缀着粉紫色假钻的发圈,安迷修苦恼的捂住脸。

看看凯莉那快活的眼神,雷狮。
那位好心的小姐也许正计画这下次拿萤光粉的蝴蝶结缎带发圈给你呢。
安迷修在心里默念着。

雷狮不以为然的挑挑眉,双手拽进兜里就向门外走去,那搓小小的马尾在他后颈跟着步伐的弧度一上一下的跃动着,像是什么动物的尾巴。

安迷修目送那抹粉紫消失在教室门后,回头就看见头上别着星星发卡的少女在教室窗边和她蓝发的后辈不知又为了什么吵起来。

凯莉眼看这次似乎是又吵不过那位绿色眼睛的学妹,于是只好转移目标,蓝眸锁定了同样拥有一双翠绿眼瞳的友人。

「安大会长,你最近上课走神的次数是不是,有点多啊?」
黑发的魔女从裙兜里掏出一只未拆封的糖,不怀好意的盯着困窘的安迷修。

「可能是天气太热了吧,有点难以集中注意力呢。」
棕发的学生会长搔了搔头,尴尬的笑着。

「哼,天气热。
我热的时候才不会有事没事就盯着安莉洁那家伙看。 」
凯莉叼着棒棒糖,不屑的哼笑出声,她咬碎口中颜色鲜艳的糖,跨坐到桌上,安迷修看着对方大咧咧的动作蹙了蹙眉,却没说什么。

但我上次明明看到妳盯着人家,一副魂都在要挂到她身上的感觉啊。
安迷修默默的将这句话吞回腹中。

开玩笑,他可不想为了一时的口舌之快惹毛凯莉。
这女孩整死他的方法有百百种,惹火她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凯莉正准备开口再说些什么,裙子口袋内的手机却忽地震动起来,轻快的旋律从小小的口袋倾泻而出,她低咒了一句——看来来电者八成是那位不惹她喜欢的后辈。
她接起电话,没好气的冲安迷修翻了个白眼后走出教室外。

距离放学的钟声响起已经又过了一刻钟,即使是动作较慢的学生也已经走的七七八八。

于是周五放课后的教室只剩下安迷修仍有些迷惘的眼神。
和沉默着洒进室内的夕阳。

Tbc.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