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芝不吃芝麻

这里是曦芝! ! !
沉迷复健的文手一只
有吐嘈自己的习惯请别介意(#
记性差 脏话多 还很CP过激
太中 泉雷欧 安雷 瑞嘉
不逆不拆ywy

狮心同人合志《君と歩む世界》本宣

我。
@阿千沉迷学习

狮心多元旅行社:






原作: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偶像梦幻祭)


内容:16万字小说、插图、四格漫画(19P)


规格:A5


页数:320P左右


价格:80 RMB


画手:陆九 木白 慕葚 四一 阿倪(ani) 兎見 言语失调 长颈鹿 艾米 221 涯


写手:鸑鷟之翎 niyo 付九 景 顾笑笑 温生 Pk 北十三


Guest:炮炮 单眼相机 坂田団子 阿晨


排版:TaiO2


特典:通贩预售前15名可附赠特典全套,通贩场贩皆可加购(特典架构详情见图)




五月一号(周二)晚八点开启通贩预售,链接点我


首发CP22,请有意在会场购买的朋友参与场贩印调:点我

无差别同人站地址:点我


WB链接点我  如果方便的话请帮忙转发宣传一下,我们有抽奖活动!在4月30日的时候会抽取两位,赠送全套合志(书+两份特典)。




合志内文试阅:



月永レオ醒了。


他睁开眼睛,与窗外悬挂于夜空的月亮面面相觑。在他恢复意识的那一刻,尖锐的疼痛感就贯穿了他的身体。月永レオ不知道自己是被疼醒的,还是被远方的轰炸声吵醒的,他甚至还对自己刚才那个罗曼蒂克的和平梦境意犹未尽,花了十秒才重新想起和平早已灰飞烟灭,现在混合着血腥与消毒水味的空气一点也不罗曼蒂克。


这是战地医院。


月永レオ那么判断道。他的记忆有点混乱,这可能是害他躺在这里的那场爆炸所致,也可能是他滚下山坡时撞到了脑袋。


大概是麻醉药剂效果过了,月永レオ现在浑身都疼,一直从指尖疼到脚跟,最疼的是腹部。这样的疼痛反倒让人庆幸——至少他还是完整的,没有在昏迷时被截掉一只手或脚。但他还是动弹不得,整个人好像一具被镶在床板里的朽尸。




——《恋爱乃混沌之奴隶也》 @鸑鷟之翎 






       那是犹如好莱坞大片般、无论是谁亲身经历一次便再也无法忘怀的光景。


  熊熊燃烧的火焰并不会蔓延到周遭草木,只是悄然无声地吞噬着散发诡谲虹光的金属,濑名泉怔怔地望着包裹对方的烈焰,脸庞、手臂等露出衣物遮蔽的部分都可见累累伤痕,而那人仿佛全然无视疼痛一般,只是怀抱着女孩,宛若自遥远的诗篇向着他行来。


  直到那人不慎踩断了树枝,喀的一声并不响亮,却足够濑名泉回过神,他大梦初醒般连忙跑向对方,“你还好吗?我马上报警,还有叫消防队来灭火……”


  “不行!”


  出乎意料的强烈口吻令他一震,停下了摸索手机的动作。


  “飞行船在自体修复,火焰只是它恢复奈米材质的过程,不用喊──不准喊任何人。”


  “飞行船?自体修复……?”


  听见濑名泉无意识地低声复述对方吐露的陌生词汇,对方只是回答:“等下再解释,我妹妹因为迫降的冲击陷入昏迷,可以带我去你的住处让她休息吗?”


  明白对方所指的是怀中失去意识的少女,濑名泉一瞬间“好”之一字险些脱口而出,但危机感又令他连忙噤了声。


  “好吧,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可疑。”少年摇摇头叹息道,濑名泉腹诽岂止一点,却见对方如同扫去阴霾般,只消剎那便展露满是血污与伤痕的笑容,“总而言之,我是来自三百年后的‘地球’的月永レオ──顺带一提,不是你所身处的地球。”


  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只见月永レオ困惑地歪着头。


  “看你的表情,好像是觉得更可疑了?”




——《某个惑星的微小终末》 @燦陽之下  






雨又下得大了些,滴落在伞面上的雨水沿着伞骨汇成细小的水柱淌下。濑名泉的视线被细密的雨幕隔绝,以至于那抹橙色再次浮现于眼前时也带着看不真切的朦胧。濑名泉心里还念着橘猫,于是不自觉加快了步伐,却只看见一个穿着白衬衫的人坐在台阶上。被淋湿的身形显得更为削薄更为纤细,濑名泉在事后一点也不想承认当时第一眼将对方误认成女生。


 对方的头发因为稍长而束成马尾,此时正湿漉漉地黏在颈间。濑名泉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唤这个脑袋伏于交叠双臂间的人抬头,对方却因为察觉到了脚步声和骤停的雨水而露出一双眼。绿幽幽的,让濑名泉想起那只橘猫的眼睛。那人缓慢地抬起头,濑名泉也得以看清那张脸。那张脸同对方的绿色眼睛一样沾满了雨水,上挑的眉眼让他看上去带有动物的攻击性,却又因为头顶沾着的紫阳花瓣削弱气势。 




——《骤雨将歇》 @付九 






“刚才是你一直从窗子里看我?”


 听完濑名泉优雅的一曲,月永レオ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看似保守稳妥的演奏方式到了后半却变得灵活,听的他也蠢蠢欲动起来。可是,在此之前,他需要得到问题的答案。


 濑名泉犹豫半晌:月永レオ是怎样发现的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直觉对他说他失败了,而那十有八九会成真。


“是的。”他最终点头,又附上一个没有温度的微笑。


“看过海上钢琴师吗?男主角从窗子看向甲板,第一次领悟到心动的感觉。也许他不明白那是什么,但在那一刻,他毫不犹豫地弹奏出了爱情。”


“所以濑名也想从玻璃的对面寻找爱情吗,还真是浪漫呢~”


月永レオ自一旁的矮凳上起身,燕尾服被他压出好几层褶子,本人却毫不在意般没有整理的意思。


“我没有看过,可结局还是知道的。”


与轻盈的动作形成对比,异常冷淡的声音流淌出来。


“男主角最后死掉了,对吧?”


 濑名泉没有开口,他捉摸不透月永レオ此刻的态度,不敢轻举妄动。不过月永レオ却没有和他揣着明白装糊涂,他倒不是无所顾忌,而性命这一项确实并非他所在乎的。


“还记得十分钟前那个拥抱吗?”月永レオ的话不像他的笑容那样纯良。“我摸到了你的手枪。”


——《海上钢琴师离开海上》 @清圆 






月永レオ按着濑名泉的手腕,束缚他的动作,温热的身躯紧贴,带来令人口干舌燥的窒息感。这是个摧枯拉朽的吻,带着掠夺与占有的气息,月永レオ的舌划过濑名泉的口腔汲取他的温度,唾液交杂、唇舌交缠,交换的体温灼热得令人晕眩。月永レオ的动作在急切中带着几分疯狂,毫不遮掩的爱意在目光中灼灼燃烧。


濑名泉应该推开他,但他沉默地顺从了。他从月永レオ微颤的指尖和眼中摇曳的火光里感受到了不安,月永レオ既焦躁又烦闷,每个举止里都是深深的无措。濑名泉无法推开这样的月永レオ。


“那不是我。”月永レオ开口,凝了冰一般的声线带着微颤,“セナ怀念他吗?你喜欢他?”


“你在说什么?”濑名泉错愕,“那是阴影,只是个......”


“但是セナ动不了手,你怀念那个虚影。”月永レオ面上彷佛戴了面具,冰冷得不像平日傻笑的笨蛋,“セナ把我跟他认错了......セナ喜欢他。”


“好,下次我看到你,直接二话不说把你砍了,你满意了吧?”濑名泉觉得自己快疯了,月永レオ简直不可理喻,“れおくん,因为自己的虚影发脾气很有意思?你有病吗?他只是......”


 月永レオ笑了笑,“他没有让セナ失望,他不会到处乱跑,他没有失败过——他不是破碎的事物。セナ真的不喜欢他吗?”


 濑名泉僵在了原地。




——《偷心》 @温柔可人君莫笑 






矮个子男人转身跑开了,濑名泉还未发声就被男人抽走了腰上的枪,后脑勺被按住往墙上磕,整个人都紧贴在砖墙上。“濑名演员啊,你在我的地盘上暂住了这么久,我是不是应该收点费用吧……”


濑名泉不屑地开口:“浅井,你最好……”


“哈哈哈哈哈哈——”


一串明亮爽朗的笑声在街巷的上空响起,利落地划破了紧张凝重的空气。那笑声——濑名泉再熟悉不过了——应该是从一侧砖墙上的窗户里传来的,在逼仄的巷子里用力拍打着两壁。他的神经绷得更紧了,片刻间大脑里不作任何想法,讶异后他又镇静下来。而身后压制着濑名泉的浅井因这突如其来的笑声瞬间警觉起来,大声呵斥道:“是谁!”


回应浅井的只有从窗口撒下来的纸页,很厚一沓,飞舞散乱开。像腾飞在黑夜里羽毛凌乱的白色飞鸟,扑棱着双翼,缓慢地滑行直至降落到地上。濑名泉几乎能听见那些白鸟翻飞时与空气摩擦的声音,他甚至想为此发笑,喉咙里滚动着因这个滑稽幼稚把戏而产生的低笑。


浅井被这散落在半空的纸页牵扯住了视线,他多疑地抬头望了一眼。而濑名泉把握住其抬头的空档,双手往后握住按着自己后脑勺的手,发力一拧一旋,在浅井未来得及动作时迅速地扣住其另一只持枪手的腕部,利落地将枪卸下来。长腿一扫,把枪扫得远远的。濑名泉身手敏捷,身体重心下沉转了半圈后将浅井的双臂后拧反剪在后腰,膝盖用力一顶,把人给按到地上。


一套擒拿压制动作结束后,最后几页纸才平缓地落到濑名泉周围。他蓝眸里滑过犀利的冷意,嘴角挑着,对跪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浅井说道:“……现在到底是谁,自食其果呢?”


濑名泉用皮鞋后跟蹬着浅井的后脑,直到自己手下的组员赶来从他手里接手罪犯。


“码头,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他向一旁待命的组员下令。活动了下手腕,捡回自己的配枪,还从地上拿起了几页方才突然落下的纸,借着路灯光仔细地看。


“那组长呢?”


濑名泉看着纸上张牙舞爪的涂鸦,和一行行跳跃的音符,那在喉头堵了好久的笑终于溢出口。其实还带了点咬牙切齿的不甘意思。


他说:“我还要去抓一个人。”




——《Catch Me If You Can》 @ID 






如果月永レオ会设计出一条这样的手链,这正是那种月永レオ会喜欢的名字。


“重量为3.29ct至9.47ct的七颗克什米尔蓝宝石,每一颗都没有经过加热处理,自然地呈现出清澈而透明的蓝色。先生们、女士们,我们都知道在世界上罕难寻见七颗色彩、尺寸、切割统一和谐的蓝宝石,从中可以看出设计师为此耗费了多少心血。”拍卖师向大家展示这条手链,宝石的切面从不同角度折射出同样生动而美丽的光芒。




——《不是推理故事》 @pk_off 






这不正常。
濑名泉是这么想的。要说有什么理由的话,月永レオ最近没有大喊大叫着在餐厅的桌面上画满涂鸦是一方面,没有抓住一切机会用夸张到令人感到尴尬的语言夸赞他的脸是另一方面……不,这不代表他真的希望对方那么干,就只是,你知道,当平时会发生的事不再发生了,会让人觉得反常。
就算自己可能因为最近的忙碌而忽视一些细节,他们的感情里也一定出现了某种问题。泉一边想一边从工具箱里翻找修水管用的扳手,顺手就把零散的配件拼成了半支枪——这实在是走神的厉害,就算他立刻把零件都打散放回去了也不能否认这个。泉把那个平凡无奇的盒子塞回了厨房角落的柜子下层。不会被人发现的——反正月永レオ也不会跑来修理厨房的水管。
总而言之,为了这段他们两人都十分珍惜的感情能够顺利发展,应该做点什么才行。泉在下定决心后,敲响了レオ工作间的门。
“我们要不要去预约一下那个有名的婚姻咨询师?”
建议来的直白而坦率,レオ停顿动作想了想,露出微妙地松了一口气的神情,最后点了头。

而这就是他们会坐在这张沙发上的原因。
黑发红眼的咨询师打量了两个人一会儿,翻开手中的表格,照本宣科地念出了第一个问题:
“你们性生活和谐吗?”




——《暗藏杀机》 @万劫 


评论(2)

热度(320)

  1. 鸑鷟之翎狮心多元旅行社 转载了此文字
    第二本狮心本,请多关照 狮心多元旅行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