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芝不吃芝麻

这里是曦芝! ! !
沉迷复健的文手一只
有吐嘈自己的习惯请别介意(#
记性差 脏话多 还很CP过激
太中 泉雷欧 安雷 瑞嘉
不逆不拆ywy

逃家planA

*ooc可能预警
*时间紧迫外加考试太多导致质量低下和时间线混乱
*文笔消失在人生中请多包含
*请去看我可爱弟弟美丽的图
*虽然我们没有搭档(。

悄咪咪艾特我那還在努力的天使弟弟 希望不會打擾到他(
@阿千沉迷学习


—————我是美丽优雅的分隔线————


近来王都内正在疯传着一个故事,它的内容大抵是这样的。

据说,只要你身边有不义之财,不论是珠宝或是现金,只要你身边有不属于自己的财物,你都会收到一张黄蓝双色的小卡。

当你一边抱怨这人品味怎么如此清奇之时,也请别忘了看看上头花俏的字体,通常上头会明确地告诉你「骑士怪盗」将在什么时候取走什么东西,若那东西对你来说很重要,劝你最好赶紧加强防护。
不过即使你在怎么努力的试图留住它,东西总会在过了午夜后消失,更正确地说,是回到了原主身边。
而骑士怪盗从发出第一张预告涵以来都不曾失手。

而关于这个「骑士怪盗」的个性和外貌众说纷纭。
有人说他是彬彬有礼的老绅士,也有人说他是会在小学附近徘徊并且突然打开大衣露出某个部位的大叔。
不过最广为众人接受的形象,是一名穿白色西装的英俊青年。
根据被害人A的说法,人长得好看,但败在那张喜欢尬撩的嘴。

而这个故事很快的传到皇室的耳中,包括年轻的三皇子--雷狮。

这天他再次翘掉礼仪课,跑到市集去找他那住在甜品店阁楼的小堂弟,两人在阁楼内交换着近况,其中也包括那个传遍全城的故事,雷狮对此嗤之以鼻,他说那人肯定只是个胆小鬼,要偷东西还先替自己找好借口。

此话方落,窗外便闪过一到白影,如传闻般写有花俏字体的小卡同时出现在放着烤串和蛋糕的桌上。
华丽的字写着四月十号将会前往三皇子的生日舞会,夺回属于西山银龙的泪之晶,不同的是下方多了一行略显凌乱的附注,字里行间几乎可以感受到执笔者的情绪波动有多大,明显是受到不小的刺激。

"我所做的事实践我心中的正义,发预告涵并不是为了找借口,而是身为怪盗和绅士的基本修养!!!"
句末还加了三个激动到模糊的惊叹号,可见这人当时被气得不轻。

紫色瞳眸的三皇子勾起嘴角发出不屑的哼笑声,修长的手指轻轻摩娑着卡片上的字迹,一旁吃着蛋糕的黑发少年不安地看着正在谋划着什么的兄长,心中默默的祈祷着这回大哥别把事闹得太大。

然而事与愿违,当雷狮一脸平静的说出要逃家时,平时鲜少有表情变化的卡米尔少见的露出错愕的表情。

虽说他早有预料大哥迟早会计划要逃离那令人窒息的地方,可他没想到会是在他将成年的这段时间,而当雷狮向他说明自己的计画时,他更是惊讶的微微张大了嘴。

「但是大哥,你生日当天父皇....我是说城主和夫人都会在现场,而且为了到场的大人物的安危,首位数量更是平时的两倍,我们不能确定那个传闻中的『骑士怪盗』有那个能耐。」卡米尔轻蹙双眉,担心的看向一脸势在必得的雷狮。

「能在我反应过来前把这东西放在桌上并成功离开的人,不可能躲不过王城那些三流卫兵。」
雷狮那一向带着轻蔑的双眸少见的露出赞赏的神色,可见他对这人评价确实不低。

闻言,卡米尔也只好放下空无一物的盘子,同大哥一起讨论逃家计画的细节。


很快的,时光辗转来到了舞会当夜。
王城大门,守卫简单的逐个检查过邀请函后就让宾客入场。
舞厅内,雷狮身为派对的主角,此时正百无聊赖的坐在主位上把玩着胸前的领带夹,那是他向父皇和母后要来的生日礼物,同时也是计画重要的一部分。


另一边,安迷修凭着简单的伪装轻易就混入了舞会中,开始寻找今晚的目标。

忽地,一个人影落入他的视线,身着合身的黑色晚礼服的雷狮翘着一双长腿,白皙修长的手指在色泽温润的泪之晶上轻轻的滑动。

不远处一名偷偷打量雷狮许久的少女在朋友的鼓励下前去邀舞,以安迷修的距离听不见两人的谈话,只能看到雷狮唇角噙着微笑,和双眸中显而易见的不耐。

两人交谈不一会儿,少女便沮丧的离去了,安迷修看着心情低落的女孩,觉得有必要和他上前理论一番。
当然,也是为了实现预告。


雷狮的心情很差。
从舞会开始的现在,打量的目光就像苍蝇一般不停围着他转,而计划中的另一个主角--骑士怪盗又迟迟不出现,更是让他烦上加烦,正当他索性无视所有人就这样坐在椅子上当个背景板时,一个穿着短摆小礼裙的姑娘突然出现在他面前,雷狮只好又挂上礼貌性的微笑,耐着性子应付她。

表面上挂着微笑专注的听着女孩说话,实际上雷狮的心神早已飘到九霄云外。
他无趣的打量着舞厅里的人们,全都是一群酒贪肉饱上流社会权贵,一个个脸上都带着虚假的面具。

雷狮不屑的轻嗤,一抹纯白却突然撞入他眼中。对方看上去不像是沉迷财权的富家子弟,整个人散发出与周遭格格不入的正直氛围,却又有种捉摸不定的神秘感。

「三皇子殿下、三皇子殿下?」
少女迟疑的轻唤把雷狮的心思拉回,他眨了眨眼,这才发现自己的视线不知不觉间已经定在那抹纯白的身影上。
他皱了皱眉,像是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困惑和不悦,随口说了几句将少女打发走。

少女前脚刚走,安迷修后脚就跟着走到雷狮面前,洁白的西装在灯光下有点晃眼,雷狮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抬眼看向面前的棕发男子。

「我是来自东方国度的小城主,请问我有这个荣幸能邀请三皇子殿下和我一同小酌几杯吗?」
安迷修微微欠身行了个礼,目光不着痕迹的掠过对方胸前反射着微光的宝石。

看这光泽确实是目标的泪之晶,但,该如何拿到手呢?
像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安迷修微勾的嘴角又上扬了几分。

雷狮上下打量了下眼前这名彬彬有礼的青年,本想开口拒绝他时,眼角余光却看见雪白的袖口上,一蓝一黄的袖扣。
于是他站起身,随手拿了两侍者托盘上的红酒,轻抿一口。
「这儿太闷了,不如,我们到外头走走?」语毕,他勾起一抹发自内心的浅笑。
计画终于有所进展,叫他如何能不开心呢?

安迷修被这笑稍稍乱了心跳,他跟在雷狮身后,努力说服自己,你是直的,你是直的,只是因为这人实在长得太好看你才一时被狮迷心窍,冷静。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任何的交谈,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
不过实际上,到观星台的这段路程,两人都在进行你看我我不看你你别看我神秘的游戏,从外人看起来活像一对暗恋彼此的小学生。

而两位当事人的心理活动却是如此。
安迷修:这人长这么好看怕不是要掰弯我!
雷狮:这人这么拘束的活着难道不累吗?

安迷修暗中叹了口气,想着自己大概是真的要哉了。


到了位于偏塔的观星台,安迷修看着在月光下闪着微光的泪之晶,盘算着何时要动手。
蓦地,雷狮一个反手,将已经空无一物的酒杯直直丢向安迷修,在即将正中鼻梁时安迷修才堪堪偏头躲过迎面而来的攻击。

他错愕的看向雷狮,对方露出赞许的神色,开口说道。
「你果然是骑士怪盗,找遍全城大概都没有品味和你一样清奇的人了。」雷狮意有所指的伸出食指点了点袖口。

「呵呵,既然你都发现了,那我也就不多做隐瞒了。是的,我就是骑士怪盗,安迷修。」
安迷修再次对雷狮行了个简单的绅士礼,勾起自认迷人的微笑。

「本来是打算利用你制造混乱的,可是没想到你如此安分,算是变相破坏了我的计画吧。」
雷狮对他尬撩般的行为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径自从口袋拿出一条雪白的头巾,低头系上。安迷修目光无意识的停留在散着碎发的白皙后颈上,发现自己怪异行径的安迷修尴尬的轻咳几声,不自在的避开雷狮质疑的视线。

「既然你帮不到我,那我只好自救了。」说着,他灵活的爬上观星台的矮墙,正要往下跳时,安迷修却一把将他拉下,雷狮一个重心不稳,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呆了一会,旋即反应过来,一把推开了安迷修。

「你有毛病啊!我要跳下去干你屁事!」
「可是,我还没实现预告,因为我并没有找到泪之晶,我视线所及之处只有一对映着漫天星底的紫水晶。」
逃家的三皇子闻言呆愣了一瞬,接着勾起笑,好看的眉眼轻轻弯起,他一把扯下胸前的领结丢到地上,走到安迷修面前。

「那么,亲爱的骑士怪盗先生,你要更改预告函的内容吗?」
「当然,但在这之前,紫色水晶的拥有者,shall we dance?」

星空下,两人紧拥着彼此自高塔跳下,雪白的滑翔翼在夜空中绽放。

Fin.

评论(6)

热度(20)